当前位置:首页 > 教程 > 和珅纪晓岚家的石狮子都很干净 刘墉家的石狮子怎么有股血腥味?

和珅纪晓岚家的石狮子都很干净 刘墉家的石狮子怎么有股血腥味?

关键词:清朝 纪昀 和珅 中国历史 中国古代史   发布时间:2019-07-11 08:00:01

古代衙门口和官员家门口,都会摆一对石头狮子,而且懂规矩的人从石狮子脖子下面的璎珞(卷毛疙瘩)就能看出这家是几品官。如果说相声的于谦往谁家门口一蹲,那家就要被满门抄斩了:皇家的石狮子只有四十五个璎珞,你家这石狮子满头刨花数不过来多少个卷儿,岂不是大逆不道?这当然是说笑话,于谦即使真去了谁家,那也顶多会被认为某个胖子来访,是不会被当做石狮子的。咱们今天要说的是清朝最有名的三个大学士,和珅纪晓岚刘墉后来都官居一品,家门口都可以摆放脖子下面十三个花卷(璎珞)的石狮子。但是拨开历史的迷雾,我们仔细端详这三家的石狮子,就会发现这三家的石头狮子,有两家的都十分干净,干净得就像《红楼梦》中贾府的那一对,而另一家的石狮子,却怎么看怎么不干净,而且隐隐约约还透出一股血腥气。

和珅纪晓岚家的石狮子都很干净 刘墉家的石狮子怎么有股血腥味?

其实说和珅刘墉纪晓岚是三位大学士,也有一点不准确,因为纪昀纪晓岚一辈子就没当过真正的大学士,他最高的官衔是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是个从一品的官儿,而且他当上协办大学士,已经是嘉庆元年的事情了,所以电视剧里演的那个跟和珅斗智的纪大学士纪中堂根本就不存在——只有三殿三阁大学士才有资格被称为中堂,大学士的副手(协办大学士)因为不负责调停某一部满汉尚书的矛盾,也就没资格坐在中堂(正堂正中的字画)之下,所以纪晓岚连一天中堂都没当过,他当吏部尚书的时候,也是跟满尚书分列左右,中堂的位置得留给管部大学士。但是不管怎么说,从一品大员纪晓岚家门口是可以摆放石狮子的,而且那对石狮子真的很干净。

和珅纪晓岚家的石狮子都很干净 刘墉家的石狮子怎么有股血腥味?

很多人都以为纪晓岚就是一位住在几间破草房(阅微草堂)里的光棍汉,这当然是拜电视剧所赐,真实的纪晓岚当然不会住在破草房里,因为没有哪一栋草堂能装得下他的三妻四妾,大被同眠在清朝似乎也不大流行。一般来说“三妻四妾”只是个比喻,因为封建社会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多妾制,一般官员富商的妻子只有一个,但纪晓岚是真有三个妻子:一个是正妻,另两个是乾隆赏赐的美女,称之为次妻。咱们今天也不讨论纪晓岚有几房妻妾,而是要说说他家的石狮子有多干净,这一点我们从两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小故事中就能看得出来。

和珅纪晓岚家的石狮子都很干净 刘墉家的石狮子怎么有股血腥味?

官宦之家出身的纪晓岚很有文才也很有钱财,大贪官卢见曾跟纪晓岚是儿女亲家(纪晓岚长女嫁卢见曾之孙卢荫文),清朝两准盐运使有多肥,咱们就不细说了,但是在无官不贪的乾隆王朝,卢见曾的贪墨数量,应该是惊天动地的,所以在乾隆三十三年被人举报,钦差大臣即将去扬州抄家。但是在月黑风高的一个夜里,侍读学士纪晓岚府里跑出一匹快马,一个家人怀里揣着一个装了一点咸盐和茶叶的信封出发了。这位家人的目的地,是即将被抄家的杭州卢见曾府邸。那位家人在夜色中回首望去,大红灯笼下,一对石狮子熠熠生辉,摸摸怀里给贪官通风报信的信封,不禁由衷感叹:“我们纪府的石狮子真干净!”

和珅纪晓岚家的石狮子都很干净 刘墉家的石狮子怎么有股血腥味?

乾隆看着纪晓岚府里的石狮子太干净了,就把他赶到乌鲁木齐吃了三年沙子。有恩师刘统勋的保荐,纪晓岚回到京城,擦干净石狮子继续当官,而且越当越大,还当上了内阁学士(与大学士两回事)兼礼部侍郎,这个官职是管科举考试的。纪晓岚当了多少次科举主考官已经难以统计了,但是“门生故吏遍天下”七字评语用在他身上是合适的。有一年顺天府乡试(考中的就是举人,可以做官,如范进)的王姓主考官前来拜访恩师纪晓岚,闲话之间“有意无意”地说起了考试的事情,纪晓岚拍着桌子发牢骚:“我家今年也有很多后生小子要参加考试,可是这帮蠢材连个也字都写不好,最后一笔连个钩都不会挑!” 于是那一年顺天府乡试,有八个姓纪的考中了举人。当王大主考再到纪晓岚府上拜访的时候,看见府门前的那对石狮子越发干净了。

和珅纪晓岚家的石狮子都很干净 刘墉家的石狮子怎么有股血腥味?

在大家心目中,纪晓岚、刘墉都是清朝清官的代表,但是事实上清朝(或者说历朝历代)官员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只有门口那对石狮子是干净的,而刘墉家门口的那一对似乎可以算作一个例外。所以在说刘墉之前,咱们还是用三言两语把和珅和大学士家门口的那对石狮子说完了吧。

和珅纪晓岚家的石狮子都很干净 刘墉家的石狮子怎么有股血腥味?

和珅家的石狮子,比纪晓岚家那对还干净——读者诸君想必明白:咱们之所以说石狮子干净,那是跟石狮子的主人相比的,主人越赃,石狮子就显得越干净。纪晓岚虽然三妻四妾好吃好色还当过贪官保护伞,但是跟和珅相比,那也是小巫见大巫:一等忠襄公、文华殿大学士、内阁首席大学士、领班军机大臣、吏户刑三部尚书、理藩院尚书、内务府总管、领侍卫内大臣、步军统领(即九门提督)、崇文门税官,这些职务算起来,每一个头衔都够拉出去砍十次脑袋的,活了五十岁做了三十年官的和珅和致斋,聚敛了八亿(一说为十一亿)两白银,他家门前的石狮子,抡起干净程度来,也就是比乾隆宫门口那对稍微逊色一点点。

和珅纪晓岚家的石狮子都很干净 刘墉家的石狮子怎么有股血腥味?

纪晓岚家门口的石狮子很干净,和珅家门口的石狮子更干净,但是刘墉家门口的那对石狮子,怎么隐隐地透出一股血腥味?这可不是笔者危言耸听,咱们可以来看一看刘墉刘大人的家世和履历:刘墉的曾祖父刘必显,是大明熹宗朱由校天启四年举人,大清世祖福临顺治九年进士,当过清朝户部河南司主事、广西司员外郎;祖父刘棨当过江西按察使和四川布政使;父亲刘统勋就不用说了,那是乾隆王朝汉官第一人,生前官居东阁大学士、翰林院掌院学士、军机大臣,死后追封太傅。出生在这样家庭的刘墉刘石庵,连举人都不用考,直接就参加了会试和殿试,而且直接考中了全国第五(二甲第二)并当了翰林院庶吉士。

和珅纪晓岚家的石狮子都很干净 刘墉家的石狮子怎么有股血腥味?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刘墉家族从清朝入关开始就当官,而且一直当着油水官,其家境之富足,让和珅的扮演者王刚老师都大感意外(鉴宝的时候发现刘墉一幅字画,宣纸中都铺着金线)。但是刘墉家门口那对石狮子的血腥味,还真跟刘家的钱财怎么来的无关,那是死于乾隆王朝文字狱的无数读书人的鲜血浸润而成的。笔者曾经写过一篇《浓墨宰相血染成》的文章,这里就不一一摘录了,只需要告诉大家:在整个乾隆王朝,刘墉刘大人可是查办文字狱的第一高手,“风声甚峻,人望而畏之”。“清代四大文字狱”之一的徐述夔诗祸案,要不是刘墉“明察秋毫”,根本就不算一个案子,但是刘墉一插手,已经死了十年的徐述夔又被挖出来凌迟,徐述夔死了一年的儿子徐怀祖也被砍了一次脑袋,徐家十六岁以上男丁的全部被杀。徐家惨案,只是刘墉制造的文字狱中的一个,所谓“刘罗锅断案如神”其实只体现在文字狱中,而“为民伸冤”的事情,只存在于演义小说里,正史中一件都没有。

和珅纪晓岚家的石狮子都很干净 刘墉家的石狮子怎么有股血腥味?

纪晓岚家的石狮子很干净,和珅家的石狮子更干净,刘墉家的石狮子透着血腥,这只是整个乾隆王朝或者封建王朝的冰山一角,“清官”刘墉纪晓岚家的石狮子尚且如此,那么贪官奸臣家的石狮子就更是可想而知了。笔者有一个习惯,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忍不住去摸一摸那些石狮子,您别说,还真发现有几只是干干净净的……

分享 2019-07-11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