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疾病 > 化身“创意”的IP,如何拥有隐形的翅膀?

化身“创意”的IP,如何拥有隐形的翅膀?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10-09 08:00:01

作者:袁博,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本文不代表Acelaw观点

在娱乐圈,我们经常能看到新闻报道中出现各种“IP”字眼,但是,对于什么是IP,知道的人却并不是那么多。例如,笔者曾看到一个报道,大意是要大力发掘、利用传统文化作品(例如《西游记》)中的IP,云云。事实上,吴承恩原著的《西游记》,早已不存在版权,在商标法和专利法、反法上都谈不上还存在什么IP,因为权利人早已作古。




事实上,娱乐圈里很多人嘴上的“IP”,要表达的并不是它的本意“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而是指某种“创意”。所谓的创意,是指具有创造性的想法和构思,俗称点子、主意、策划等,这种想法或构思一方面具有通过某种有形的载体表现出来的可能(如语言、音乐、绘画),但另一方面又通常没有形成完备的表现形式(否则就构成了作品或者其他具体的智力成果),因此美国有时用“未开发的构思”来表达这一概念。[1]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创意具体表现为造型设计、民俗仪式设计、节目模块设计等。例如,在“西湖十景”形象造型版权纠纷案中,涉案创意就是以女子发型和服饰等综合方式演绎“西湖十景”。对于创意的构成要件,美国已经通过判例发展出一套成熟的理论体系,具体而言,包括“新颖性”“具体性”


1、创意的新颖性。新颖性要求创意是由某一主体独立构思产生,创意的内容不是显而易见的。确立这一要件的早期典型案例是1921年的“马斯林”一案[2]。在1987年的“泰特”案[3]中,美国法院对新颖性的要求做了完整的表述,即“一个新颖的思想观念是一个独创的思想观念,是某些他人还不知道或者还没有使用过的东西。就一项可以受保护的财产权而言,新颖性是基本的要求,而重新使用他人已知的常识或者已经使用过的东西,不可能产生新颖性”。[4]


 2、创意的具体性。具体性要求创意在内容上具有一定的完整性,并能被固定在某种载体上。确定这一要件的典型案例是1953年的“汉米尔顿”一案[4]。该案中,原告提出了一个电视节目的内容安排,根据该安排,节目制作者要选择优秀的高中生参加节目并为他们设计不同的角色(事实上,这可能是最早的综艺节目模式之一)。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原告所提出的方案细节详尽,已经具有了充分的具体性,应当受到法律保护。按照具体性的要求,创意的客体不包括单纯的概念、术语、原则和公式等等。



中国创意纠纷案件中版权法保护的困境


在笔者检索的创意纠纷案件中,原告的主张大多未得到法院的支持。原因在于,此类案件的原告都是从版权受到侵害的角度诉求法律救济,但是从版权法来寻求保护创意具有很大的障碍,具体表现为以下两个方面:第一,如前文所述,创意是没有记录在载体上的构思、想法,有些创意没有具体表达形式不能构成作品。第二,即使创意通过某种载体得到了记载并形成了作品,但是剽窃创意的他人一般在具体表达形式上进行了较大程度的变化和规避,使得构成版权侵权缺乏法律依据。众所周知,创意的价值在于其思想核心,而开发创意最为困难之处也在于此,创意一旦确定就有多种表达形式可供选择,他人剽窃创意实质上就是在剽窃构思,对于表达形式只要绕开原始表达形式就可以凭借“思想表达二分法”的原则规避版权法的约束。



对创意的维权可以另辟蹊径


其实除了版权法,人们还可以尝试其他路径维权,例如,援引《民法通则》中的“不当得利”条款。例如,在孙某华诉某出版社等创作思路侵权案中,被告当初准备出版一套学习指导丛书,并决定聘请原告撰写书稿。原告设计了丛书的整体结构,包括:重点难点篇、学习方法篇、实验篇、试题精释篇,并对每篇的主题及内容和体例做了概括性设计。后来由于工作原因没有继续撰写丛书内容,终止了与被告的合作关系。被告后来基本按照原告提供的结构和主要构思对丛书内容进行了编写。显然,在这一案例中,原告的创意没有形成固定的作品,但是却是毫无争议的具有价值的智力成果。被告利用了原告的这种具有财产性质的创意却没有支付相应的对价,因而在利用这种创意获利就没有任何法律或事实上的依据,因而理论上应当返还原告合理数额的补偿,但由于原告是从版权的角度向法院提出诉请,因而最终没能得到法院的支持。但是,如果原告当初选择援引“不当得利”条款进行维权,可能就可以获得一个不一样的诉讼结果。(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注释:

[1] 王太平:《美国对创意的法律保护方法》,载《知识产权》2006年第2期。

[2] Masline v. New York, New Haven and Hartford Railroad Co., 95 Conn. 702,112A 639(1921).

[3] Tate v. Scanlan International Inc., 403N.W.2d 666(Minn. Ct. App. 1987).

[4] 李明德:《美国对于思想观念提供权的保护》,载《环球法律评论》2004年第3期。

[5] Hamilton Natinal Bank v. Belt, 210 F. 2d 706 (D.C. Cir. 1953).


END

Acelaw法培学院    专注法律培训


分享 2019-10-09 08: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